即时新闻:
山东
艺术警营1  > 正文

我家的警察情结

2020年04月14日 11:30     来源: 临沂公安局    作者: 卢昱林   
临沂公安局 · 卢昱林  |  2020-04-14 11:30

  “这回咱们全家都穿上警服了。”这是我正式入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当天,从警三十余年的父亲卢立新对同样是公安干警的母亲所说的话,满是喜悦,满是骄傲。父亲的这句话不禁让我回想起了自己在他的影响下逐步走上警察道路的点点滴滴。

  儿时对于父亲的印象除了严厉,却也想不出其他更加真实、贴切的形容词。即使现在重新回忆一下我的父亲,在我的童年里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空白的。然而,对于父亲的缺席,我没有任何抱怨,因为我知道他在工作,为了这个家庭,也为了他的承诺。

  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很多同学对此羡慕不已,然而年幼的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甚至曾经与父亲的距离感一度演变成了对公安职业的排斥。高考后,出于对自己职业的认同,父亲极力鼓动我报考警校。年轻气盛,又带着些叛逆和执拗,我断然拒绝了父亲的建议,固执地选择了自己更感兴趣的语言专业。面对他人的不解,我的回应则是“不想成为他的样子”。

  2013年对我的家庭来说是极不太平的一年,母亲受伤,外公去世,父亲则罹患肝癌。第一次见到如此虚弱的父亲,内心有恐惧,有怜惜,也有了一丝莫名的责任感。从那以后,父亲似乎有了些许转变,更加关心我的日常,主动缩小与我的距离。到那时,我才真切地体会到了“父亲”两个字的温度,并试着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患病期间,父亲依然坚持工作,并尽可能地对自己的病情保密。一方面是由于他自己倔强而要强的性格,不希望由此获得别人的同情;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不想因此影响正常工作,给同事添麻烦。对于工作上的事情,父亲在家里几乎绝口不提。母亲十分明白公安职业的工作性质和状态,偶尔劝父亲注意身体、量力而行,反而会招来他的不满和责备。

  转眼间,完成了研究生阶段的学业,我再一次面临着职业选择的问题。一天,父亲打来电话,十分兴奋地通知我有关公安部直属单位招聘的事情。当时,我下意识地拒绝了父亲的提议,从电话里我感受到了他的失落、遗憾,甚至愤怒。不过,最终我还是选择了让步,放下了偏见,顺从了父亲的意愿,报考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教学岗位。报名、笔试、体测、面试、试讲、体检、政审,一路过关斩将,父亲似乎才是我最初的动力和最大的精神支撑。

  年前,父亲旧疾复发并明显恶化。在救护车上大口吐出的鲜血让母亲和我心头一惊,事后坚决反对他重返单位工作。而父亲却说:“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怎么能爽约?抗疫期间所有同事都加班加点,我负责的工作我不去做谁去做?”2020年2月7日,正月十四,父亲因身体不适再次入院治疗。可是没想到,“给我推个轮椅,好累”竟成了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在病房门口的那一次对视竟成了我们父子二人最后的交流。

  从得知父亲患病的那天起我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父亲的突然离去仍然让我措手不及。感觉我被催着成长,催着承担起父亲肩上的责任,对家人的责任、对事业的责任。度过起初最悲痛的那几天,我开始静下心来回忆父亲的点滴。打开和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从一年前开始浏览。“到学校了吗?吃饭了没有?天冷加衣服啊。”话不多,却全部是我。通过临沂市公安局领导走访慰问,在阅读了市局有关父亲事迹的报道之后,我才知道了父亲经手的“11.17”寻衅滋事案、“3.9”失火案、“11.16”和“7.15”金融专案等相关信息,才真正了解了父亲的工作实际。

  父亲在最后的时间里,偶尔也会提起他年轻时的工作经历。就如他平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少说话,多做事”,一路走来,在不同的部门承担着不同的任务,务实苦干、追求卓越的工作状态却始终如一。三十多年日复一日的坚守,能让父亲坚持下去的动力,便是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曾经我不懂父亲的坚持,但现在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人民警察和人民教师,我渐渐可以体会到了。对于职业的选择并不是一个个体一厢情愿的私事,其背后有时还牵动着一个家庭、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人民警察守护的更不单单是各自小家的幸福美满,而是整个社会大家庭的长治久安。都说儿子是望着父亲的背影长大的,忠诚与热爱便是父亲言传身教的指引和教导,同时也是一名老警察对新警察的期许和要求。作为一名公安院校的教师,在授予我的学生专业知识的同时,忠于党和国家、奉献公安事业也是同样重要的一课。

  父亲病重时的愿望就是想看一眼我穿警服的样子。如今,我已经身披藏蓝戎装,成为了父亲期盼的样子,渐渐有了他的影子,也希望能够成长为令他永远骄傲的儿子。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是父亲的教诲,我定不负父亲的遗愿,不辱公安使命和三尺讲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国育人,为警铸剑!

  别了,我的父亲、我的战友!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