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山东
艺术警营1  > 正文

我们家的三个男人

2020年02月28日 15:10     来源: 东明公安    作者: 姜华   
东明公安 · 姜华  |  2020-02-28 15:10

  【题记】好警嫂用忠诚、爱心、奉献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用责任、担当构建了家庭的幸福与安康,激励和支持人民警察为人民的事业而努力奋斗。她们不仅是人民警察的贤内助,更是人民公安事业的坚强后盾。她们用无悔的付出,成全着丈夫对社会的大爱,铸就了社会的和谐与安宁。
 
  “有那种带膘的肥肉,给我买点吧,咱家上集也买不到。”不知为何,眼泪在眼里转呀转呀。忍着聊完,没让它们掉下来。一边允诺着,一边听到母亲在电话里嘟囔,“糟老头,闺女离恁远,疫情又这么严重,上哪给你买肉?咋给你送肉?可别作了!”
  挂着感动心酸的泪水,听父母在电话里,伴着我们家的鹅的欢叫声,你一句我一句。此时此刻,能感觉到彼此的真实存在和温度,眼泪为爱和幸福流下来!
  能直接说出“妮儿,我想你了,想你跟孩子们了,想让你给我买点肉!”的父亲,看来是真的老了!
  那个曾经那么能吃苦的父亲,垂垂老矣!
  那个曾经勤劳知足善良的父亲,垂垂暮年!
  那个能打电话像个小孩似的,给我要吃的的父亲,垂垂苍老矣!
  可即便如此,我是那么爱他!我是那么满足地爱他!
  比起疫情中那些失去“父亲”的人儿,我唯有祈祷!
   第二个长相自私、心灵宽厚的男人,称作“爱人”的男人。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从小感佩这种无私大爱。谁知上帝有眼,竟把这样一个大爱无私的男人,馈赠于我。大禹三次,这个男人不止九次过家门皆不入。整个身心嫁给了他的公安事业,平时就不说了吧,岁月早磨平一切埋怨和痛苦!
  柴静说没有经历过深度痛苦的人不足于谈人生!我也想说,没有亲历见证过奋斗疫情一线的警察有多苦,不足于谈包容。
  年前半个月都吃住在单位,除夕夜回来一晚后,初一接到命令后就立即归队,至今未入家门。二十几天,有两次来市里执行任务路过家门,一次在楼下给孩子挥手,儿子在楼上趴在阳台玻璃上,啪嗒啪嗒掉着眼泪,一个在楼下大门口,湿润着眼眶,深情回望,这思念,穿越时空。我穿插其中,安慰彼此!
  中午已过,阳光明晃晃刺眼,像是盛夏最热的光,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们在路上,10分钟后路过家门口,我们没地方吃饭,抓紧做点吃的!”
  口气霸道的,像我是他的犯人,不过早已习惯了!白水煮面,鸡蛋西红柿卤,黄瓜拌洋葱,咸菜,水果!
  苦命的人就这样,干净利落。等他的车停家门口楼下,我,女儿,儿子,已收拾完毕,一趟一趟往下送。男人和同事,俩人蹲在楼下的花池边,大口大口地嚼。眼望他们的背影......我明白,他们俩不敢回家吃饭,是为了我们娘仨的安全,再次咽下委屈和埋怨,任泪水肆意流淌。唉,这该是有多饿?像难民见到食物!任务该有多急?我准备15分钟的饭,他们3分钟一扫而空!
  端着一片狼藉的锅碗,看车与人,渐行渐远,没有拥抱,没有双眸的深情凝望,一切的祝福,只有“早休息、穿戴好、注意安全”,短短几个字……
  孩子耷拉着脸,女儿一脸不快。我知道,俩孩子有好多好多的话,没来及给爸爸说!我知道,一个小猴捯挂,一个搂肩挂脖的动作,没来及跟爸爸做!
  孩子,妈妈只能收起你们的失望和思念。你们要懂得,每个人都是一条河,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爸爸有爸爸的方向。总有一日,我们会汇合,不再分离!
  第三个男人,是坐在花圃中安静读书的小男孩!
  有一句这么说,“老天爷如果有肉身,绝对是个九岁的男孩!给你添乱的时候,让你抓狂;对你好的时候,又让你感动到掉眼泪。”
  我们家这个男孩,是我的老天爷!
  一睁开眼,上窜下跳,没一刻消停;又异常聪明,一点儿应付都能被他看穿,而后不依不饶地缠磨你;各种游戏、读书、写作业,像打仗,什么法术使尽,我累得爬不起来。在他紧闭眼睛假装睡觉的时候,我赶紧拿喜欢的书。可没五分钟,睡得比他还快!
  但就是这个小天使,给了我生命的美好体验。不做他的母亲,该会多遗憾啊!
  他会逗你,不开心的脸很快就转晴了!
  他会像个小狗一样,暖暖地贴着你!
  他会叽里呱啦地说恶梦和美梦!
  他会给你做难吃的饭!
  他还会擦试你心灵里流淌的眼泪!
   我感谢,父亲一个电话要各种美食,我都会立马空投!
  疫情阻隔不了思念。
  我感谢,丈夫一个霸道的电话,让我捧上鸡蛋西红柿面,我会立刻执行!
  疫情阻挡不了支持!
  我感谢,儿子让我抓狂的闹和温情的成长,我会用心感受!
  疫情更让我们彼此成长。
   最后我更应该感谢:所有在抗疫一线的警察、医护、交通等奋战的人,是你们给了我每一个安全的清晨和黄昏,一切的一切! 
   
  【作者简介】姜华:山东省东明县第一高级中学语文教师,沙窝派出所所长郝继荣之妻。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