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山东
新警事儿  > 正文

“警服书记”戚恩雨的初心

2020年03月17日 15:12     来源: 威海公安    作者: 陶昊翔   
威海公安 · 陶昊翔  |  2020-03-17 15:12

  戚恩雨这个名字,在山东省威海市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的荣誉列举出来,足以比饭店的一页菜单都长,这些荣誉中最响亮的是“全国公安机关二级英雄模范称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 

  英雄模范?戚恩雨破过大案要案,还是历经枪林弹雨?不,戚恩雨这辈子连小偷都没抓过几个。他是特警,还是刑警?不,他只是威海市公安局环翠分局一名穿警服的社区民警(他兼任文昌、同心路社区党总支副书记),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警服书记”。戚恩雨这辈子做了很多事,总结起来就12个字:不忘入党初心,牢记民警职责。 

  有点傻 

  从一名部队副团职干部,到一名片儿警;再从一名督察,又当上片儿警,这是戚恩雨21年来的工作岗位变迁。而到基层工作是他主动提出的,片儿警是他最喜爱的岗位。 

  19998月,戚恩雨从部队副团职岗位转业,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先在卡点,然后到城里派出所任社区民警。怀着对人民群众的无比深情,他在社区民警的岗位上干得有声有色,很快就赢得了居民们的认可。因为工作出色,20027月,戚恩雨被调到环翠分局警务督察大队,从事督察工作。 

  作为一名督察民警,虽然工作很有成绩感,可是,戚恩雨的心却留在了社区,留在了百姓身上。不久,红光社区的30多户居民联名到环翠公安分局“请愿”:戚警官调走很长时间了,可红光社区的居民还经常念叨他……希望多培养像戚警官这样的好片儿警。 

  群众的呼唤,坚定了戚恩雨重回社区的决心。他拿着自己总结的1万多字的《怎样当好片儿警》的调研文章,找到分局党委要求重新当片儿警:“社区是最需要警力的地方。让我选择,我更愿意到社区,多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儿!” 

  20073月,他如愿以偿地来到竹岛派出所,负责塔山警务区治安管理。对此,不少亲朋好友说,老戚是不是有点傻,人家是拼命到局机关,他却要求到基层,不可理解。 

  对自己的选择,事后他谈了自己的想法:他是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是党和人民所给予的温暖与关怀让他能一直走到今天。无论是当初当兵还是从警,一直记得25年前,在军校入党时,曾庄严地立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誓言。从转业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他想的最多的就是怎样尽自己所能,履行好一名人民警察的职责,为百姓守护平安。 

  塔山警务区常住人口424012600人,暂住人口3000多人。警务区的任务相当于5名民警的标准工作量。且塔山警务区又是老城区,出租房和各类场所密集,流动人员多,还有两所学校和一个市区最大的早市,管理工作量非常大。 

  困难没有难住戚恩雨。他给自己制定了工作规划:早晨6点多步行到塔山早市巡逻,上午和下午在整个辖区车巡一遍,晚上不论值班与否,都要到社区转一圈,上学、放学时间准时出现在塔山中学、小学门前。 一年365天,戚恩雨始终如一。 

  干片儿警,戚恩雨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摸清社区“底数”。按照戚恩雨的走访计划,每天至少走访5栋居民楼,用3年时间走遍这里的每一户居民。走了多少路、爬了多少楼梯,难以统计,但他的双脚,每三四个月就要磨坏一双厚底皮鞋。 

  多年来,戚恩雨没休过一个节假日,警服没有离一天身。就是凭着这股傻劲,他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绩:塔山警务区成为威海市辖内治安状况最好的社区之一。 

  心太软 

  戚恩雨的心太软、好流泪,是他到塔山警务区以后的事。每次走访,看到家庭困难的老人在早市上摆摊儿,就主动找到市场管理部门,协调给老人减免费用;有腿脚不便的老人到所里报警和办事,再忙他也要亲自开车接送;辖区里有家庭困难的居民生病住院,一定抽时间买上礼品前去看望。社区开展“微心愿”活动,他作为一名老党员积极参与。在心愿树上摘下了一个“绿苹果”,上面写着一个80岁老人的微心愿:希望自己能够有一把轮椅。为此,戚恩雨出资为老人购买了一把轮椅,完成了老人的心愿。 

  安徽民工沈洪超2010年车祸致残,高额医药费使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保险公司理赔时,又因暂住证丢失,只能按农村标准赔付。接到求助后,戚恩雨查询了各个平台因系统升级都未找到相关信息 ,没办法只好一页一页地翻查基础资料,最终从走访记录中找到了暂住信息,使其按城镇标准拿到了赔偿金,比原先高出20余万元,沈洪超不但顺利完成了后续的康复治疗,还买了辆小货车、搞起了运输,现在小日子过得挺红火。 

  20166月,居民史大姐找到戚恩雨,说她的婆婆张大娘病危,担心两个儿子争遗产想要立个遗嘱,公证处说要有见证人。张大娘说:“那我就让戚警官来见证!”那天,在他和同事的见证下,张大娘面对着摄像机镜头,颤巍巍地在遗书上摁了手印。戚恩雨是个很坚强的人,记忆里,从小到大没有哭过。但在塔山警务区,因为群众对他的信任,他很多次流过眼泪。 

  有年春节前,他到辖区一位老太太家走访,这位老太太,老伴儿在外地工作,孩子也不在身边,她把戚恩雨第一次走访时给她的联系卡贴在了床头。看到戚恩雨去了,她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说:戚警官,孩子老问我,妈,你自己在家害怕吗?我就告诉他,不怕,戚警官的号码在床头上贴着呢,有事儿我就找戚警官。”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一次,走出老太太的家门,他这个180的大男人再次流泪了…… 

  不实在 

  在很多人看来,片儿警多多少少也有些“权力”。戚恩雨却从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的权力是人民给的,只有把权力用于为民服务,才能赢得群众的称赞。 

  2015年初,居民王某在辖区内新开了一家酒店,刚挂上牌子,戚恩雨就找上门。看到旅馆的消防手续没有办,戚恩雨就现场详细介绍应注意的事项、需要补办的手续。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戚恩雨送来了无偿帮助跑好的所有手续,还送来了装订好的旅馆登记表和“温馨提示”。一开始对戚恩雨“热情服务”还心存顾虑的老王,事后对戚恩雨赞不绝口。后来,他得知戚恩雨老家亲戚朋友、部队战友很多,经常来威旅游。于是,就正式发出欢迎来住宿的邀请。可是至今戚恩雨的亲戚朋友、战友也未光顾他的酒店。 

  戚恩雨的妻子曾经经营过劳保用品,辖区酒店又多,但戚恩雨却从未推销过一副手套、一只口罩;儿子考上大学时,戚恩雨宴请亲戚,特意在辖区外找了一家酒店……对此,辖区群众抱怨他太不实在。 

  俗话说:“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辖区74岁的丛大爷,知道戚恩雨有晚上巡逻的习惯,就不管是冬夏,还是刮风下雨,每隔两天都会陪我一夜。每天晚上我从8点开始巡逻时,老人就搬个小板凳在菜市场门口坐着,等戚恩雨巡逻完了,丛大爷就端出早已准备好的一碗姜汤或淡茶,对他说:“老戚,来喝口暖暖身子再回去睡吧!” 

  对于居民们而言,戚恩雨就是一个住在身边的“亲戚”,他可以被随时喊过去修水管搬家具,也可以跑喊过去调解夫妻吵架邻里纠纷,谁家姑娘小子找不到对象也可以找戚恩雨去说媒。戚恩雨同样把居民们当做“亲戚”,走访中也会尝一尝大姨们包的饺子,也会有大姨把自家蒸的饽饽晒的地瓜干送给他吃,此时他从不见外,“这可不是贿赂,这是人家的情谊。”只是,他这位客气的“亲戚”也每每会回赠一本挂历、一盒茶叶等物件。 

  若是牵扯到“利益”,戚恩雨就会很较真,去吃碗拉面,去理发,店主们坚持不要钱,戚恩雨则会放下钱就跑,“咱可不贪这种小便宜,让人家笑话。”春节过后,戚恩雨要边走访边拜年,如果是商户,他只是远远打招呼,从来“不敢”进门。他的这种不实在,也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因为戚恩雨曾经说过,人就像一棵树,枝桠再高也不能没有根儿。他的根儿,就在社区,就在社区的老百姓中。59岁的他,这辈子就想在片儿警的岗位上一直干到退休! 

    只要干片警一天,肩上就扛着责任。“发案少、秩序好、社区稳定、群众满意”是一名社区民警的最高工作目标,“底数清、情况明”是对社区民警最基本的工作要求。百姓所托,信莫大焉。正是因为戚恩雨的不懈努力和艰辛付出,塔山警务区成为环翠区治安最好的警务区。2018年5月23日,以戚恩雨的名字命名的“恩雨警务室”揭牌成立,且被山东省公安厅评为一级警务室,一个如此硬核的片警就是这样炼成的!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