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
山东频道  >  榜样力量 > 正文

薛若卫:带着“军人”的感情和责任融入“平安蓬莱”建设中

2018年11月27日 09:28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辛闻   

  中国警察网讯 2017年7月14日上午。一个波澜不惊的时间。

  陈某健贩毒案二审在山东蓬莱开庭。旁听席上,晃动着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

  庭审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这个时候,进来了几个民警,将散布于旁听席上的5个男子相继带离现场。整个行动前后不到5分钟,几乎是在不露声色中完成。

  很快,中央电视台、山东电视台、搜狐、腾讯等新闻媒体,相继发布了蓬莱警方在庭审现场一举抓获5名吸毒人员的重磅新闻。

  这是薛若卫于当年6月份以来分管禁毒工作取得的“开门红”,也是他转业到公安机关后再平常不过的一次“肌肉秀”。

  崇高的荣誉要用一辈子的勤恳工作守卫

  从军23年,薛若卫的头顶光环盘绕。仅是个人荣誉就达49项。他立过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被表彰为第十五届“山东十大杰出青年”、第八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第五届“中国杰出青年卫士”; 被原解放军四总部表彰为“全军优秀基层主官”、“全军基层建设先进个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当选山东省第九次党代会代表,等等。

  正当他撸起袖子往人生事业的更高处攀登时,唯一的同胞弟弟在家乡意外出事了。

  8年前的一个晚上,在镇中学当老师的弟弟若东,晚自习下课后,在下班回家途中,因为天黑路滑,意外摔伤头部,造成重度颅脑损伤,3天之内,两次开颅手术,一度濒于病危。重症监护室外,全家老小焦急如焚,两位老人老泪纵横。

  待远在济南的薛若卫放下手头工作,紧赶慢赶回到近千里外的蓬莱,病床上的弟弟醒了过来,却已认不出来了他,望着他傻笑着,东一句西一句。他又一次对这个家“欠债”。亲人们没有责怨他半句,这使他更加难过、内疚。

  老沙,一个生产礼品盒的小厂老板,薛若卫的高中同学加“铁哥们”。若干年来,他主动地尽了薛家半个儿子的责任,不仅仅是若东重伤后鼎力相助。以往,他多次去济南办事,总要与老薛见上一面,俩人几十年的友谊,平稳、健康而又深厚。

  眼瞅着薛家摊上难事,老沙感同身受,急火攻心,平生第一回敲打薛若卫,“兄弟,你当兵20多年了,老太老爷子得到你什么了。老爷子都一把年纪了,为了挣那个钱,到建筑工地做饭,去宾馆里打扫卫生。你是给他们争了光,但这么多年了,你陪二老过个一个年吗?一年到头能回来一下么?都说养儿防老,这嘴上好听,面子上好看,来点实惠的。若东这个样子,瘫在了床上,还让不让老头老太活啊?!老弟,你不能只管尽忠,就不回来尽孝啊。”

  万般无奈之下,薛若卫脱下了挚爱的军装,于2011年转业回到了故乡蓬莱。不过,他选择了做公安工作,担任蓬莱市公安局副政委。这个工作,与他曾经服役的武警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都是头顶熠熠国徽,直面阴暗与罪恶。

  巧的是,与薛若卫相隔3天一起进市局的,还有另一名从北空地勤复员的战士,名叫杨乐,2005年入伍,2010年退伍。俩人都是退役军人,天然地共同话题多一些。

  薛若卫拥有的那么高、那么多的荣誉,杨乐又钦佩又羡慕:“政委,您是端着机关枪、含着金钥匙来局里的,不怕没人不买你的账。”

  薛若卫摇了摇头,认真地说:“荣誉只代表过去,代表不了现在和将来。我跟你一样,都是公安机关的一名新兵。新兵能不能得到老兵认可,还得看有没有像样的作为。”

  杨乐听了直咋舌。往后的日子里,他把薛若卫“跟紧”了。“跟紧”的理由只有一个:从这个老兵的身上,吸正气、走正道、做正事。

  由军入警7个多年头,薛若卫像一块别样的磁石,感染人,引领人,散发出人生追求的本色光芒,凝聚起开拓进取的新的力量。

  局里组织手枪射击训练,薛若卫准时出现在训练场上,虚心接受射击教员的指导,持枪动作一板一眼,瞄准击发一丝不苟。课间休息时,有人笑着说:“薛副政委,您都在部队真刀真枪干过,您的枪法错不了,完全可以免训嘛。”

  “让我免训,等于免职呢。哪天我成了‘枪王’,就可以免训了,呵呵。”薛若卫幽默了一把。

  只有不断学习才能适应工作要求

  相当长的时间里,薛若卫留给民警李澄的印象只有两个字:头疼。

  2013年,李澄从别的单位调入市局国保大队。薛若卫分管国保工作,李澄自然成了他手下的“兵”。

  按理说,到了县市这一级,国保工作相对轻松。李澄刚开始也这么想的,可他没干上几天,发现自个儿想错了。

  这天,李澄刚与同事坐下来讨论一个案子,薛若卫的电话来了,他马上就到办公室,要跟大家一块研究案情。

  薛副政委不是正患着重感冒么,亲历亲为的劲头一点也没减。民警们无奈地摇头、苦笑,所能做的,就是恭候他的到来。

  “我刚归薛副政委分管,不适应他的工作作风。以前,需要领导拍板时,我们或打电话请示,或去领导办公室。这个领导是每个案子亲自过问、具体参与,主动打电话给我们,“那个案子进行怎样了?我过去一下,跟你们碰一碰想法。”采访中,李澄的语气透着感慨,“刚开始时,您不知道啊领导,说心里话,我们都有点发懵,领导咋这种工作作风?”

  民警们都说,大家办案到深夜,薛副政委就守到深夜。大家肚子饿了,吃个冷包子、方便面,他就跟着一块吃,从未有过什么特殊。只要办开了案子,他都盯得很紧,整个人都亢奋,谁也不敢也不会偷懒。

  有一天,一个案子结了,薛若卫累得近乎虚脱,却高兴得像个孩子,李澄瞅准机会大着胆子说:“政委,您是当领导的,作个指示就行啦,别事事到场,累着了自己。”

  薛若卫说:“我半路出家干公安,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跟你们一块办案,是学习的好机会。外行领导内行,终归是行不通的。”

  李澄有所不知,薛若卫不仅是个部队的老典型,更是名副其实的“学习标兵”。过去,电脑使用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方便,薛若卫一把剪刀、一瓶胶水,把报纸上的好文章剪下来,分门别类贴在大本本上,不仅自己学,带动官兵学,还有人慕名过来借去学。

  在政治和业务学习方面,薛若卫对下属“苛刻”,对自己“苛求”。

  用薛若卫的话来讲,学习,一头连着政治,一头连着能力。这个特点,做公安工作,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民警们的眼里,薛若卫,这个出身行武的“老转”、局领导,身上有一股书卷气。在他的办公室里,除了业务书籍,就是文史哲书刊。

  除了电子和报刊阅读,薛若卫每年要读完50多本书。2012年,他开设了个人博客,里面全是转载的各类好文,以及自己的读书心得,博客访问量达27万多人次。

  民警们都说,薛若卫是一个谦谦君子,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总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但在政治思想要求上,他又是绝对的霸道。有一次,他召集民警开会,检讨某项工作开展情况,个别同志对工作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流露出了畏难逃避情绪。他很不高兴,发火拍了桌子,这是大家唯一看到的一次。

  薛若卫说,“办法总比困难多。不学习不动脑,主观上不积极,哪里来的办法。我们要是没有管用的对策举措,对这种反政府、反社会的人有一丝的放纵,就是对党和人民的不忠!”

  招远“5.28”案件发生后,民警们在侦办过程中发现,邪教组织成员百般抵赖,死不改悔,中毒很深,都对他们的奇怪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薛若卫与民警们探讨:“为什么国家把这些组织定性为邪教了,也宣传它们的危害性了,怎么还有人顽固地去信这些呢?”

  包括薛若卫在内,一时,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了搞明白邪教组织为何能够把人愚弄至此,薛若卫把扣押的邪教书籍借回办公室去阅读分析。说实在话,所有民警都惊讶无比,“这书也能看?”

  过了几天,薛若卫还书,对民警们讲:“邪教书籍内容很粗糙,很多都是封建迷信的小段子,但是说的都是些口语化的故事,老百姓看得进去,觉得有趣,时间长了,就被洗脑了。说到底,是乘虚而入,钻了部分群众心理空虚的空子。以后办这些案子,主要查这些书籍的来源,坚决从根上灭掉这些毒瘤”。

  大家听了感慨不已,都被薛副政委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所折服。

  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2014年,市局组织代号为“5.31”专项行动,主要打击范围覆盖两个派出所辖区,共涉及26个村庄。薛若卫从制定方案、组织警力、安排分工,到入户搜查、抓捕人员再到询问证人、讯问嫌疑人,两个多月时间里,他与民警们同吃同住在“一个战壕”里。

  在市局党委的坚强领导下,专项行动取得了不俗的战果,得到了烟台市局的高度赞扬,并在蓬莱召开了全市专项行动现场会。

  2017年,公安部开展国保专项行动以来,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薛若卫带头对全市近X名涉及人员进行了入户走访。当年6月,全省“6.06”现场会在蓬莱召开。2018年,公安部派专人到蓬莱对这项工作进行调研。

  因为上述工作成绩卓然,国保大队荣立了集体二等功,这是该大队成立以来获得的最高荣誉。同时,多名个人分别立功受奖。

  在荣誉面前,薛若卫选择“隐身”,能让就让,该推则推。

  不知不觉地,他完成了从军官到警察的华丽转身。不懈怠、不知足、不放弃,是他精彩一转的不二密码。

  守卫平安就有“军人”的“血性”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神话故事,植根于美如仙境的蓬莱。

  薛若卫非常喜欢这个神话故事。它给人以勇气,予人以启迪。小时候,他甚至站在没膝的海滩浅水里,伸展开双臂,幻想着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挟裹他乘风逾海,抵达未知的彼岸。

  “若卫爱琢磨工作。媒体上报道了某社会治安突发事件。我与他走在路上,他就讲啊,这个事件应该怎么处置?备用方案是什么?一套一套的,思路很清晰。”薛若卫的高中同学老沙如是说,“这么敬业的人我没大见过。”

  在“5.31”专项行动中,薛若卫与办案民警克服夏季炎热、蚊虫叮咬,与案犯斗智斗勇、紧张较量,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同时面临许多不可预知的危险。在锁定抓捕骨干人员林某后,开始对她跟踪监控时被其察觉。为防止林某外逃,他与民警连夜赶到林某的住处。其时,林某已与其夫准备好了米面等物品,正准备驱车仓惶逃跑。本着当天案件当天结的原则,案件办理完毕,将林某送进拘留所,已是次日凌晨3点钟。

  在薛若卫看来,每办一个案件,每一次处置行动,都是一个挑战。挑战中,充满着不可预料。

  陈某健,男,汉族,35岁,蓬莱人,绰号:小健哥,2015年7月12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刑事拘留。2016年9月8号开庭一审,2016年12月15号一审判决死刑。2017年7月14日二审第一次开庭。

  在“毒品市场”,陈某健是个响当当人物,有盅惑力,还讲义气,追随者众。

  兔之将死,狐狸同悲。薛若卫敏感地意识到,陈光健案二审开庭,定然会引人瞩目,暗流涌动,玄机重重。他带领禁毒大队进行分析研判,感到:陈某健一审被判死刑,社会关注度较高,很可能有涉毒人员进入庭审现场,见小健哥最后一面,为他送行。

  薛若卫说,“一定要把坑挖好了,让涉毒人员自己往里跳。办法只有一个,科学合理地摆布好警力,堵住他们的退路。”禁毒大队围绕庭审现场制定了摸排、打击方案,待开庭现场摸排出情况后,再迅速向市局指挥中心进行汇报。

  7点30分,开始布防警力,“围猎”在即。

  8点50分,犯罪嫌疑人陈某健被带至审判庭。

  9点钟,开始开庭。在门外等候的人员,陆续进入庭审现场,陈某健的多名亲友到场旁听。果不其然,鬼影绰绰。旁听席上,民警从中发现,混入多名涉毒前科和在逃人员,立即向指挥中心报告,请求支援。

  9点35分,指挥中心接到报告后,立即调度在法庭周边巡逻的巡警和属地派出所民警共10名警力,迅速出动予以支援。

  9点40分,所有警力到达,形成瓮中捉鳖之势。

  采取“政策攻心、正面牵制,侧后迂回、隐蔽接近、一招擒获”的战法,在不影响正常庭审的情况下,民警陆续将5名涉案人员逐一带出庭审现场。

  经初查,该5人尿检均为阳性,被依法执行行政拘留。

  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从开始到结束,短短5分钟,在不声不响中完成。而这一切,都在薛若卫的预判与掌控当中。

  尔后,在去往市检察院协调案子的车上,薛若卫闭上眼睛,小憩片刻。恍惚之中,他又回到了从军时上一线、打头阵的峥嵘岁月。

  2016年,薛若卫赴浙江参加了能力提升研修班。在班上,他作了《浅谈如何当好县级局领导》的发言,就工作中需要把握的问题,提出“三个防止”(防止短期效应、防止“杀鸡取卵”、防止以远害近),引发了参训学员的热议。

  从工作实践到理性思考,薛若卫一步步地提升自己。

  难以割舍的亲情决不能超越忠诚

  如何正确用权。有标配的“测试纸”么?

  清明节期间,市村里集镇某山脚下,市局派出的民警全天蹲守,负责附近区域的山林防火安全。薛若卫是带队的局领导。几里地之外,是其家乡上薛家村。

  同事杨乐说:“政委,我开车拉你回一趟家吧,要不了几分钟就到了。”

  杨乐替薛若卫想了想,他已有4个月没回父母的家了。

  薛若卫摆了摆手,一个字也没有说。不论是公车私用还是“私自”回家,他都不肯逾雷池半步。

  杨乐感到一阵难过。在一次闲聊中,他听薛若卫的同学老沙讲,原指望老薛转业回到蓬莱,能够多照应点家,多为亲朋戚友办事,结果还跟他在部队一样,整个就是指望不上。

  老沙快人快语,告诉记者,“跟薛若卫做朋友,休想动他手里的权。”

  薛若卫转业回到家乡,经常有人想通过薛若卫的父亲,让他帮着办这事、办那事,包括在市里找活儿干,有的还要求工资高、累不着,认为他是个有能耐的大官哩。

  这位曾在乡供销社当过业务经理的老人很要面子。薛若卫的弟弟若东在生病期间,乡里乡亲的没少帮衬过。2011年5月,若东在烟台做了开颅手术后,完全恢复了健康,重新活跃在讲台上。老人没有多少心事了,但凡有个空闲,就替乡亲们张罗个事。乡亲们有事求到门上,他都是一口应承下来。

  父亲每每开口,让薛若卫这个当儿子的为难、尴尬。他无奈之下找到老沙,“哥,你看哪个企业要人,帮忙跑一跑。老爷子交待给我的事,弄得我很狼狈,又没法跟他说。不过,不能打我的旗号、以我的名义办,这是我信任你老哥的底线。”

  薛若卫的这最后一句话,老沙听着不爽,甚至想“怼”他一下。但一看到他紧皱的眉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老沙跟薛若卫的父亲说,“老爷子,我是您的半个儿。您有啥事直接找我,他没法办事。”

  实事求是地讲,老沙不是没想过让薛若卫对他的厂子多关照点。一次,厂子遇到一些麻烦,不大不小,影响到了产品销路。只要老薛打个电话,哪怕是暗示一下都管用。他试探着跟薛若卫提了提。

  薛若卫说,“老兄,只要你产品质量好,价格适中,挣得不黑,产品怎么卖不出去啊。”

  老沙想想也是。受薛若卫的感染,他打消了“走捷径”的念头。

  “找人打招呼欠一堆人情,事情也可能办了,但真的没有必要,走正常渠道就行。老家的人到市里办事,要老薛帮忙打招呼,老薛不开这个口子,但会告诉他们,正常应找哪个部门,教办事的方法。”老沙进一步坦言,“这些年来,若卫感染了我。他下班后或休息,就是看书散步,很少参加应酬。”

  受薛若卫的影响,老沙省去了为了厂子生存发展而掺和的很多“酒局”,摒弃了拉领导当门面招待客户的攀附心理,一心一意在提升产品质量上下功夫。

  目前,产品销路不错,厂子办得红火,老沙的心情很好,“我的女儿在华中科技大学读大二,学商务管理。前一段放暑假回家,若卫到家里来玩,女儿跟他一聊就是两个钟头,聊历史,聊现实,聊人生,很兴奋、很受益。我跟女儿讲,你薛叔叔身上全都是正能量,你有这样的长辈是很幸运的。”

  这个大二女生用微笑表达了这种幸运的感觉。

  同样感到幸运的,还有薛若卫的下属们。

  民警李澄的母亲生日快到了。正值夏季旅游旺季,他连续执勤、加班五六天了,跟大家一样从早忙到晚,连吃饭都轮流来,故没好意思跟领导请假。

  记得前年母亲生日那天,李澄也在执勤忙碌,不能家陪老人吃顿饭。他带着愧疚打电话给母亲:“妈,您想要什么,我给您买。”

  “我要儿子。”母亲的话,让李澄难过了半天。

  这不,第二天就是母亲的生日,他意外接到薛若卫的电话:“你老娘是不是明天生日?”

  李澄感到很纳闷:“政委,您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就别多问了。明天下午你早点回去陪老娘吧,单位这边我给协调一下,不准喝酒哈”,薛若卫迟疑片刻,又补充道,“去年,你在朋友圈晒过老娘的生日。”

  薛若卫明目张胆地使用了一把“特权”。

  薛若卫积攒起来的人缘人气,在同事杨乐看来就是个负担。

  “逢年过节,政委总会自掏腰包,给我家老人买点东西。我不肯要,他不高兴。他并不宽裕,买房子还贷,平时很俭朴。”杨乐打开话匣子,“哪个民警家有个婚丧嫁娶,只要政委知道了,无论是不是他分管的,他都会表达一下心意。有一回,我的一个协警朋友的父亲去世了,我跟他请假说了这事,他让我捎去200元钱。他总是这么做,我真担心他怎么承受下去。”

  在部队时,薛若卫从微薄的工资里抠出钱来,资助过的失学儿童遍及天南地北,帮助过的困难官兵比比皆是。

  生活中,有很多的事,一做就“上瘾”。对于薛若卫来说,帮人一把,久而久之,也会“上瘾”。

  记者从杨乐的嘴里,还知道了一件事:薛若卫对一位同乡英烈遗属在默默地关爱。

  对此事,刚开始,薛若卫不愿多讲,原因只有一个,“我做得还很不够,总是力不从心”。

  王法敏,革命烈士,山东蓬莱人,原武警滨州市支队卫生员,1988年与歹徒搏斗,牺牲时不到24周岁。

  王法敏牺牲的那一年,薛若卫还是一名高中学生。20多年了,英雄远去,英名长存。

  “你讲吧,让更多的人们重新记住昔日的英雄,并且善待他们的家人。这个民族多一点良心,就多一些希望。”记者鼓励薛若卫放下心理包袱,把他与王法敏家人交往的点滴讲出来——

  这应该是2012年下半年的事了。

  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王法敏的事迹,感到很惊讶,心里很不平静。我的家乡还出过这么一个舍生忘死的英雄,而且跟我在同一支部队服役,又是那样地年纪轻轻。同时,我很想知道,英雄的家人在哪儿?日子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人为他扫墓?

  于是,我通过边防派出所帮助查找,最后找到了他的家人。法敏大哥的家,在靠海边的一个村里。我通过村委会找到了他家。房屋破旧失修。当时是冬天,海风肆虐,屋里很冷。他的父母都还健在,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老太太卧床不起,老爷子满脸愁苦。他还有俩个姐姐,但都出嫁了,没跟老人生活在一起。家里显得凌乱而没有生气。

  我拿出刊登我的事迹的画册给老人看,说明我的来意,“法敏大哥为国尽忠了,他是武警部队的英模,也是我学习的榜样。如今我回来了,二老就把我当亲儿子,让我替法敏大哥向二老尽孝吧。”

  说完,我双膝下跪,向老人磕头,行孝子之礼。那一刻,我们都掉泪了。

  打那以后,逢年过节,我都会带着米面肉去看望二位老人,临出门时再塞点钱。实在去不了时,就把钱给了小杨,每次都是四百、五百的,让他买些东西送到家里去。

  清明节到了,我专门去了蓬莱烈士陵园,找到了法敏大哥的墓穴。倒上一盅酒,烧了些纸钱,跟他拉拉呱,说些知心话,让他在九泉之下放心、安心。

  因为我的到来,老太太的心情很好,还能从床上下来,支撑起身子要给我蒸大包。只可惜,到了去年上半年,老太太突然失忆了,已经不能下床。两个女儿家境也不大好,老爷子照顾老伴比较吃力,若要请人照顾、入院治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超出了这个家庭的承受能力。对此,老爷子一筹莫展,我的心里也很焦急。

  我深知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先后找过有关部门的领导,请他们多关怀一下英雄的父母。很快,政府投入资金翻修了老人的住屋。我还请辖区边防派出所所长,不光是逢年过节,经常去看看老人,让他们觉得“兵儿子”们来家了,组织领导没有忘记人民功臣。

  老人的二女儿工作很繁忙,压力大,投入不了精力照顾老人。我通过反复协调,对其二女儿的工作进行了调整,主要在后勤听电话。这样一来,她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对薛若卫十分感激,“他就像我的亲兄弟,成了我们家的主心骨”。

  老人的大小家事,我经常过问。期间,老爷子给局里写过感谢信,我知道后压下了,向局长说明了情况,说这是我该做的,不做心里就不安,得到了局长理解。

  这件事我跟父母说了,他们很理解、很支持。期间,我还把法敏大哥的老父亲接到家里,与他们一块吃了一顿饭。一来二往,我们就像一家人了。

  蓬莱是一块英雄辈出的热土。遥想当年,戚继光在蓬莱安营扎寨,厉兵抗倭,惊天地、泣鬼神。近现代以来,蓬莱儿女前仆后继,为民族独立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王法敏,一个普通得如同海边沙砾的青涩乡村小伙,走出蓬莱又魂归故里,写下了献身人民的新的篇章。我为蓬莱有这么一位英烈感到无比自豪。

  我应该替法敏大哥尽孝,尽管我做得不多,甚至没做好,但我一定会努力去做,否则的话,我就愧对组织培养,愧对九泉英灵。由于种种原因,对老人的生活、就医等很难关心到位,也很无奈无助。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唤起人们来关怀英烈的父母。

  偶尔,法敏大哥的老父亲到局里找我,其实他什么事也不需要办,老人是想儿子了。我就泡杯茶,陪老人聊聊。老人看到我忙,聊一小会,就走人了。望着老人的背影,我的心里酸酸的,别有一番滋味,停留在唇舌之间。今年,法敏大哥的老父亲接到了老部队的通知,被邀参加英烈疗养活动。得到这个消息,我感到一些欣慰。

责任编辑:李娜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